资讯导航
 
 
二十年出海沉浮,谁笑到了最后?
作者:k彩    发布于:2022-06-27 10:55:32    文字:【】【】【
摘要: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身穿阿拉伯白袍的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主席卡迈勒「啪」地一声敲下木槌,宣布中国成为WTO第143个正式成员。 这幅激荡人心的画面曾定格在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当中。中国「入世」谈判前后拉锯15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都忍不住在记者招待会上感慨,「黑头发都谈成了白头发」。 在中国入世之前,WTO的142个成员之间的贸易额占世界贸易总额的95%,投资额占全球跨国投资
在卡塔尔首都多哈,身穿阿拉伯白袍的世界贸易组织(WTO)第四届部长级会议主席卡迈勒「啪」地一声敲下木槌,宣布中国成为WTO第143个正式成员。 这幅激荡人心的画面曾定格在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当中。中国「入世」谈判前后拉锯15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都忍不住在记者招待会上感慨,「黑头发都谈成了白头发」。 在中国入世之前,WTO的142个成员之间的贸易额占世界贸易总额的95%,投资额占全球跨国投资总量的80%,而当时中国GDP仅占世界的4%。 这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一个现实——中国远未充分参与到经济全球化的协作分工当中,更别说走到全球价值链的上游,采撷低垂的果实。 在宏碁创始人施振荣描绘的那条「微笑曲线」上,产业链价值以U型分布,位于两端的技术研发、市场品牌,其价值明显高于中段的组装和制造。当时中国企业所处的局面,用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的话说,叫「两头在外」——即产品研发和销售消费都在国外,国内企业更多是做加工制造,只能「借船出海」。 一代人的努力与隐忍,附着于那些物美价廉的、以国别而非品牌定义的义乌袜子、广东小家电、华强北电子产品上,躲在那张made in China的标签背后。对于很多中国企业来说,出口是全球化1.0版本最普遍的生存模式,也是通往海外的必经之路。 这种隐忍一直持续到入世前夜,一批雄心勃勃的科技企业、制造业龙头,开始为全球化2.0时代谋篇布局。 01、「蛇吞象」 在2000年的深圳五洲宾馆,通信厂商华为首次召开了海外出征将士送行大会,会场上的大标语透露着一股悲壮的气氛——「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同一年,电脑厂商联想开始设立海外办事处,试图在海外自建电脑营销渠道。彩电企业TCL则开始酝酿第一场跨国并购。1999年的TCL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彩电厂商,接下来只有把更多产品卖到海外,才能换取更高增速。 李东生的「胃口」看起来不错,他以820万欧元的代价,买下了德国施耐德电器。 有人直呼这顿「西餐」太贵了,李东生本人似乎并不这么看。当时欧盟给七家中国彩电企业的年度总配额是40万台,而施耐德在欧洲的年销量是41万台。如果买下这家濒临破产的「老字号」,TCL既能绕过贸易壁垒,又能扩大在成熟市场的份额占比。 或许是品尝到这次并购的甜头儿,2004年,TCL再度出手,一口气并购了法国汤姆逊彩电业务及阿尔卡特手机业务。汤姆逊可谓是彩电行业的鼻祖,在显示领域积累了一箩筐技术专利,在欧美都有成熟的市场渠道;阿尔卡特也是个传奇品牌,至今在美国市场份额仍能挤进前五。 同样在2004年,联想以17.5亿美元的总代价,吞下IBM的全球PC业务。这两起「蛇吞象」式的跨国并购,为中国企业进入全球化2.0时代吹响了号角。 「中国制造业全球化是一个回避不了的问题。」置身竞争最为残酷的彩电行业,李东生可能是最早一批看到全球化必要性的民营企业家。在中国加入WTO的二十年间,国内工业产出接近全球的30%,但中国市场在全球只占18%,这意味着有12%的工业产出必须要在全球市场去消化。 其实在当时,「走出去」有两条路径可选:一是「买船出海」,典型代表如联想、TCL、海尔、吉利的一系列国际并购操作;二是「造船出海」,最为知名的是华为。 客观来说,两种模式之间并无优劣之分,因为企业所处领域不同、行业发展阶段不同、竞争态势也不尽相同。 比如华为所处的通信领域,因涉及信息安全,各国政府对跨国并购慎之又慎,企业只能自己提升产品研发的竞争力。此外,华为的「国际化」路线是农村包围城市,早期的重点开拓地域如俄罗斯、非洲、拉美,其竞争激烈程度远不如欧美。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22-06-27 10:55:36)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22 k彩平台官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