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导航
 
 
“招生减章”的丁同学火了,那些农学生呢
作者:k彩    发布于:2022-07-14 09:56:15    文字:【】【】【
摘要:在华中农业大学,新生入学礼物是一颗大金鸡菊种子。据说当学校刚搬到新校址狮子山,土壤贫瘠,只有它开得烂漫。在云南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学院,“奇花异草很多”,“随便撒上一把种子,都会长”。这里土壤肥沃松软,有学生享受脱了鞋赤脚踩在实验田里的触感。 云南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学院大一男生丁习功在实验田里随手拍的视频,有
在华中农业大学,新生入学礼物是一颗大金鸡菊种子。据说当学校刚搬到新校址狮子山,土壤贫瘠,只有它开得烂漫。在云南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学院,“奇花异草很多”,“随便撒上一把种子,都会长”。这里土壤肥沃松软,有学生享受脱了鞋赤脚踩在实验田里的触感。 云南农业大学热带作物学院大一男生丁习功在实验田里随手拍的视频,有139万人点赞。那段视频被反复播放:翻耕机在起垄,机器声轰鸣,阳光照出丁习功眼镜上一层薄薄的灰尘。丁习功带着云南楚雄口音喊:“欢迎报考云南农业大学,我们这里真的不用天天挖地。”21秒的短视频被众多媒体转载,有人称赞“脚下有土,心里有光”,有人留言“很向往这种大学”。内蒙古农业大学、安徽农业大学甚至来到丁习功的账号下留言,做招生宣传。 这个招生季,农业类大学前所未有地被流量青睐。即使如此,湖南一家高考志愿填报机构的老师说,今年她辅导的700多个家庭里,报考中涉及“农大”的学生,只有7人,和往年一样“特别少”。在指导高考志愿填报的短视频中,有老师把农学形容为“很少有人主动报考”的门类。 丁习功的视频刚发出的时候,看到网友评论说这是“招生减章”“把人都吓跑了”,丁习功很紧张,把这条视频的查看权限偷偷关闭了。11个小时之后,他才把视频又放出来。“农学值得被更多人关注”,他说。 “农”这个字就像刺青一样会刻在你们脑门上 很多农学生都能对丁习功的“紧张”心领神会。华中农业大学茶学专业的岳玥入学后,发现班里80%是被调剂来的,大一下学期转专业,25%同学转了出去。 最近,她分享在朋友圈的毕业照“炸出了”许多久未联系的同学,他们惊讶地问,“学士服的垂布怎么还有绿色的?”——毕业季,人们熟悉的是粉色、黄色、灰色学士服垂布,它们分别代表着文科、工科、理科。 即使身处农业大学,学着农业类专业,岳玥也多次感受过“谈农色变”的气氛。一次,农林经济管理专业的朋友和她聊考研。该方向的本科、学术硕士拿到的是管理学学位,专业硕士拿的是农学学位。她劝朋友选更容易被录取的专硕,对方不假思索地说,“那拿一个农学学位,岂不是很low?” 丁习功入学后,就和师兄梁哲贤几个人一起做自媒体。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自称“彩云巴胺”,拍农学的生活。梁哲贤是云南红河山村里的孩子,说拍这些视频的初衷,是觉得很多像他一样从农村走出去的孩子也不了解农业。“我们可以不务农,不识农,但是至少不能轻农。” 杨霖本科在吉林农业大学学园艺,这是一个研究果树、蔬菜、草药种植的学科。园艺实践课一位老教师退休前上最后一节课,问大家“谁是喜欢这个专业的”,班里只有3个人举手,问到“谁不喜欢”,举起一大片。那位老师干了园艺一辈子,看到学生这样,很痛心,说了气话,“走进了农学,‘农’这个字就像刺青一样会刻在你们脑门上!”


这是水淼·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故有此标记(2022-07-14 09:56:18)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22 k彩平台官网
网站地图